主页 > 工程 >

福耀玻璃曹德旺(中)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福耀玻璃曹德旺(中)

福耀玻璃曹德旺(中)

福耀玻璃曹德旺(中)

福耀玻璃曹德旺(中)

  后来曹德旺才知道,当初为什么8毛钱的价格闽侯老板也敢接。因为当时做工程的潜规则,是无论多低的价格,只要你开口他都会答应。接下工程之后,再找关系修改价格。结果这次遇到曹德旺这种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主。闽侯老板知道这活儿干完之后,自己亏的连裤衩都没了。所以,他天天骂曹德旺这人连狗都不如。 有了全球的视野,再加上聚焦的精神,老曹决定对公司进行全面重组与改造。他先是甩掉了工业村的包袱,用这个钱又建了一个万达汽车玻璃厂。接着又关掉了装修公司,转让了加油站。他又把公司之前的直销模式,改成了代理模式。最后,就是改组董事会,构建一套先进的企业管理制度。 老曹接着说高山镇不合适的理由:这里群山环绕,交通不便,缺水缺电,不利生产,村民观念落后,发展也落后。老曹又说,宏路镇就不一样了,往西走是我的福地石竹山,往东走是人才高地福清市。大家看看地图会发现,的确是这么回事。 土方工程之后,要盖厂房了。翁董事长又跑来打招呼,这次总能让自己外甥做了吧?老曹觉得这点面子还是得给,就同意了。但同样留了一手,他说这个厂房规模比较大,不如工厂让闽侯老板做,写字楼让你外甥做。翁董眼珠子一转说,那围墙也让我外甥一起做了吧。 在泰姆格拉斯工厂,老曹看到实验室有一台设备,上面写着HTBS。他问工作人员都是干嘛的?工作人员说,这家伙厉害了,可以不用模具就直接生产边窗玻璃。老曹一听惊呆了,还能不用模具就生产?他问这东西多少钱?对方说,190万美金。 上回说到,曹德旺1946年出生在上海,老爸当年去日本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本应该是个富二代的身份。结果,家族遇到变故,一贫如洗。初中没读完就退学了,放过牛,当过民工,后来被老爸带去做生意,卖香烟卖水果,赚了点小钱。22岁被家里安排娶了媳妇儿,把媳妇儿嫁妆卖了换成本钱,去外地种白木耳,倒腾白木耳又赚了点小钱。 1989年,福耀玻璃厂正在如火如荼的生产着玻璃,一位香港老板跑来打听,问车间里的边角料卖不卖?福耀的销售说,卖啊,你出多少钱?香港老板想了想说,5毛钱,你看怎么样?福耀玻璃的销售心想,反正也是当垃圾扔掉的,有人出5毛钱也可以啊,于是就签订了合同。 曹德旺拉着镇长去工地上看,指着眼前的工地说,这就是你推荐的闽侯老板干的好事,还有20天就到期了,你签字的合同在我手上,如果完不成,你的股份就全归我了。镇长一看曹德旺玩真的,立马叫来闽侯老板一顿臭骂,接着动用一切资源开挂一般的让工程准时完工。 银行朋友说,他的一个朋友就在处理曹德旺的事,现在关于曹德旺的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一、G家规定个人不能向银行贷款,你从银行贷到了钱,而且拿去投资,这是非法的,而你去年的分红也是非法的,应视为贪污。二、这几年你请客送礼花了4万多,账上查不到,这也属于贪污。三、你把仪表厂拆掉建玻璃厂,这是破坏生产。四、你找南平市ZF借了3万元,目前没有定性,反正不是贪污就是挪用。 稍微懂点股票常识的人都知道,股票在一级市场是不能流通的,只有到了二级市场股民之间才能交易。但是福耀迟迟没能上市,大家就慌了,怕自己的钱打水漂,于是就问福耀的曹德旺能不能把自己的股票再买回去。当时的每股市值已经上涨到了2.5元 ,曹德旺到处借钱,买回了400万股。 最关键的是,曹德旺见到县委书记,神侃了20多分钟,书记竟然回复他,会给曹德旺一次和负责人对质的机会。这位县委书记叫陈元春,陈书记之后还帮了曹德旺很多忙,这是后话。所以,我隐约觉得曹德旺有底气去县ZF围堵陈书记,背后肯定有高人在打点。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曹德旺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他对危机的预防是出于本能,这也许就是对骨子流淌着做生意的血液最好的诠释吧。 ),很多朋友觉得很有意思,希望以后多一些这样的内容。我想了想,之前聊蓝血十杰,李·艾柯卡还有皮耶希的故事,大家反响平平,但是聊李书福,王传福和曹德旺,大家就来了精神。 到了1991年,福耀在福清成为了知名企业,赚了老多老多钱,当地政府就想做一个形象工程,做一个福耀工业村,这里面有工业厂房,住宅,商场,加油站等等。项目启动之日,就是曹德旺噩梦开始之时。 曹德旺当时也很强势,提出让圣戈班撤资,3年的亏损不用他们承担,但是未来5年内,不允许以任何形式进入中国投资组建与福耀、万达同类的工厂。就这样,1999年的时候,圣戈班和福耀的故事闹了个不欢而散的结局。 曹德旺一听就眉头紧锁,工程刚开始就插手抢钱了?老曹打太极说考虑考虑,没多久宏路镇镇长也带来一个闽侯的老板,推荐他来承包土石方工程。老曹问这个闽侯老板,你们退土方收多少钱啊?闽侯老板答,1块钱。老曹心里咯噔一下,当时的市场行情应该是3块钱左右,这个老板怎么只要1块钱?老曹也坏,表情淡定的说了句,1块钱高了,8毛你做不做?结果闽侯老板当场拍板,8毛就毛,头一回生意,不赚钱我也做。 1984年,曹德旺在去武夷山玩的时候,买了根拐杖,司机提醒他小心车玻璃,弄坏了修一下要几千块。老曹惊得下巴磕都要掉了,赶紧调研市场,发现国内没人生产汽车玻璃,于是曹德旺一刻不停的开始筹备生产汽车玻璃。1985年底,曹德旺的汽车玻璃生意做的是风生水起,然而这时,曹德旺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危机。 然而陈书记也批评曹德旺,怎么能竖中指呢?不过,他是一个农民,这就是他的特色,我们要包容他。毕竟,他的成绩是要肯定的。缺点嘛,我们要帮助他提高。我始终认为,这个陈书记背后一定是有人授意过了,不然这种局面下,为何还对曹德旺做出这样的评价?完全站在曹德旺一边,帮他说话。这事儿看似到这里就结束了。 结果从第二天起,这个闽侯老板天天来找曹德旺,先是塞钱给他,接着是送金手镯,后来又拉着镇长请他吃饭。曹德旺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没过多久,曹德旺发现工地上基本就没开工,还有20多天合同约定的工期就要到了。 2000年后,中国的汽车工业开始蓬勃发展,曹德旺东奔西跑的开疆拓土。先去长春在一汽旁边建厂,一汽大众,沈阳华晨金杯,保定长城,北京现代,天津一汽丰田等等都成了他的客户。 曹德旺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我们中国人做事的风格,315万是买设备的钱,35万是我给黄总打点的钱,具体这钱他怎么用我不管。他能以315万买到设备,那是他的本事。剩下的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事,与你无关。你们公司跟我签了合同就必须交货,不然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曹德旺的福耀工业村里有个高分子公司,这个公司的大股东是个台湾人叫黄照满,是做塑料的专家。黄照满占高分子公司49%的股份,福耀占51%,所以很多事还是曹德旺说了算。 1983年,老家的玻璃厂经营不下去了,厂长想找人接盘,曹德旺顺水推舟的接下来了玻璃厂。当年在老曹的一番改制下,玻璃厂起死回生,当年就赚了22万。但是次年合伙人要求撤资,曹德旺一筹莫展的时候,贵人指点他可以考虑合资。曹德旺四处借钱,最终成为了合资公司个人股东中占比最大的股东。 我看到这一段,觉得这签写的也太直白了,我都能解。果然,老师傅的解释也很直白,意思是从现在起,你做什么都能成,去哪儿都能发财。师傅说,你已经时来运转了,今后不用再上山来求事业了。这次之后,曹德旺果然再没有因为事业的问题上山求过签。你说这事儿玄乎不玄乎? 曹德旺听了也不生气,他说自己就属狗,挺好。工程完工后,闽侯老板来找曹德旺结账,曹德旺说不着急,咱们先喝茶。老曹品了口茶,慢慢说道,本来我准备按3块钱跟你签合同的,结果你自己报价1块,我还到8毛,你竟然也同意了,我当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闽侯老板一听,觉得老曹在讽刺他,脸色很是难看,心想你赶紧把钱给我,没必要这么羞辱我吧。 老曹到底遇到了什么危机呢?其实,就是1986年3月,全国开展的农村整D整风运动。老曹看当时画风不对,也很紧张,但仔细一想,他又不是DY,为啥要紧张呢?于是,他就跟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工作。 第一个问题,说我曹德旺个人找银行贷款属于非法,我这里有当时镇ZF做担保的证明。第二个问题,说我请客送礼花了4万多,我的确花了,但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玻璃厂。 曹德旺回忆说,当年这个银行一分钱都不肯贷款给他,就是因为他过节连一盒月饼都没送给领导,结果这个银行出了这么大个事,也算是个报应。 于是他又跑去找陈元春书记,还记得这位从头到尾都鼎力支持他的陈书记吗?曹德旺说我招聘员工要考试,陈书记说,可以。曹德旺说,找关系的我一个都不让进,陈书记说,你该招谁招谁,有问题让他们来找我。曹德旺一听,心里就有底了。 但没过多久,县里来了个高主任,要对玻璃厂这三年的账进行审查。从那时起,高山镇就传言曹德旺经济有问题,估计很快就要被抓走了。这样的谣言越传越凶,曹德旺觉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当一回事。但直到有一天,他银行的一位朋友火急火燎的来找他,让他赶紧去县里找找关系,说这事儿恐怕不简单。曹德旺还是腰杆子挺得很直,谁都不鸟的样子。 正当福耀玻璃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突然,在2001年2月28日晚上,曹德旺接到下属报告,称刚从网上看到美国PPG联合其他两家美国玻璃公司,向美国商务部起诉中国的玻璃倾销。 老曹憋着这口气没出,很是不爽。于是重金聘请北京的大律师,要求以工程质量问题起诉省一建,后来还花了很多钱请专家来鉴定工程质量问题。就这样又打了两年官司,终于赢了。结果省一建不服,提起上诉,官司接着打到了高院,高院看这事儿闹得有点大,就庭外调解。 这些钱的利息都很高,曹德旺被压的闯不过气,他思来想去觉得上市这条路还是得有贵人帮忙才行,于是他就琢磨去北京碰碰运气,结果还真被他联系到了一位不可透露刘姓厉害人物,刘姓厉害人物决定入股福耀。第二天递交资料的时候,办事人员只说了一句,刘老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他叫你受理一下。没多久,手续就全部批完了。 从芬兰回来之后,曹德旺脑子里总是浮现那台HTBS设备,40秒就能出一片边窗玻璃,简直就是印钞机啊。老曹心想,现在新工厂除了夹层玻璃,也有了先进的钢化玻璃生产线,那之前高山玻璃厂简直是上个时代的产物了。所以他决定从高山玻璃厂退出。 翁县长外甥说,楼在那里,墙在那里,你自己不会去看啊。曹德旺坚持要验收,对方也没办法,撂下狠话,就算质量有问题,老子也不会去修,你还得一分不少的给老子打钱。结果验收之后,当然是不合格。曹德旺扣了对方30%的工程款,因为这事儿他和翁县长结下了梁子。 接着又在上海建厂,毫无疑问上汽也成了他的客户。然后又飞到重庆建厂,长安汽车又成了他的客户。玻璃运输成本很高,汽车厂建在哪里,配套的玻璃厂就建在哪里。可以说,一个萝卜一个坑,福耀玻璃相当于把这些坑全给占了。 在曹德旺步入事业的快速上升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1988年6月,福清,宏路,东张水库举办了一场龙舟国际邀请赛,比赛结束颁奖的时候,冠亚季军颁完,主持人宣布曹德旺上台颁发纪念奖,曹德旺走上颁奖台,从礼仪小姐手中接过奖杯,当领奖人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曹德旺突然转身,把奖杯扔进了水库中。 当时,为了保证工程质量,核心建筑群需要一家实力过硬的建筑公司来承建。于是就选择了总部在三明的福建省第一建筑公司。大家听听这名字,福建省第一,他如果说第二,谁敢说自己第一。结果呢,在施工过程中,一建把地下室施工外包给了一个合作户。当时,曹德旺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这种基础工程是基建的核心利润来源。果不其然,这家合作户各种违规作业,偷工减料,结果地下室造的是一塌糊涂,惨不忍睹。 1990年,54岁的曹德旺感觉有点累了,想效仿李叔同,像弘一法师那样半生俗人,半生佛门。正当他迷茫之时,又去了趟石竹山,这是他第四次上石竹山求签,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老师傅告诉他,您今生有佛报,却无佛缘。老师傅让他注意身体,安心工作。把企业办好,别动出家的念想了。曹德旺从此绝口不提出家的事。 科纳的人一见到曹德旺,就开门见山的说,我卖给你们的设备315万,听说合同价格是350万,你是不是应该按350万给我们打款呢?黄照满一听,脸都绿了。 曹德旺当时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就在出发前开会,说这次所有人的补助全部统一管理,所有人每天吃喝在一起,补助的钱就用于吃住,如果用不完也得统一上交。 从那以后,这个闽侯老板就跟定了曹德旺,从福耀这第一个工厂开始,福耀集团的所有厂房90%都是他盖的。就连曹德旺在闽侯6000多平米的豪宅,也是这个老板帮他盖的。曹德旺说,这个老板现在资产应该也有几十亿了吧。 美国人也不示弱,拎出一个箱子,告诉曹德旺这里面是关于黄照满弄虚作假的证据,如果你找黄照满打官司,拿着这个资料稳赢,然后转身就走了。后来黄照满解释说,自己也很冤,一开始是准备吃35万的差价,结果科纳说自己要破产了,因为付不出15万美元的工人工资,如果再打15万就能发货。于是他就打了15万,结果对方又说公司还差10万才能盘活,不然设备还是发不过来,于是他又打了10万美金。这次,美国人又说要50万才能发货,他就急了。 之后福耀玻璃就进入了快车道,当年每生产1㎡的夹层玻璃,单耗是2.8㎡,世界上平均单耗是2.85㎡,大家已经觉得很自豪了。但是老曹还不满足,到处找专家研究怎么减少单耗,自己蹲在生产线上研究生产工艺,最终将每平米的夹层玻璃单耗降到了2.3㎡,之后又降到了2.16㎡。 但是后来曹德旺发现,法国高管在中国拿着百万年薪却啥事不管,曹德旺提出各种建议都被法国高管压着不给回复,曹德旺忍了3年,最后忍不住了,自己投资2个亿,又开了一个绿榕玻璃厂,随后递交了辞职报告。这下圣戈班的大老板慌了,赶紧飞来中国跟曹德旺谈判。 那时候投机倒把的生意不能长久做,老曹又回到工地当工人,27岁的时候又跳槽到农场工作,这时候遇到贵人王以晃,老王拉着老曹去他的农场当销售。从这一刻起,曹德旺开始了他的开挂人生,在老王的农场,老曹赚了不少钱,但是这个生意很快他发现就不能继续做下去了,因为被人盯上了。于是见好就收,带着钱回到了老家,准备办厂。 而且当年的私企接收不了大学生的人事档案,这更让大学生想来也来不了。结果福建省人事局真的为此率先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人才交流市场,曹德旺竟然把中国合资企业和独自企业聘用大学生的拦路虎给车搬掉了。1989年起,全国各地人事局都效仿福建成立人才交流市场。看到这里,我深深地感觉到曹德旺的能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企业家的实力范围了。 最终双方握手言和。前后两场官司,从1994年打到2000年,最终结局,曹德旺还是把几百万尾款给了省一建,地下室漏水还是自己找工程队来修复的,这期间直接与间接损失累计近亿元。后来,有个朋友送给曹德旺一本《曾国藩》,让他至少读三遍。曹德旺读到第三遍的时候,悟出了一个道理: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简单讲就是,用勤奋战胜懈怠,用仁义战胜私欲;虽然知道自己的专长但不锋芒毕露,学会隐忍不为小事而纠缠。老曹把这12个字找名家写成对联,在办公室挂了8年。 结果到了2003年,圣戈班通过收购韩国公司重新进入中国,曹德旺看看手中的合同,当年圣戈班承诺5年内不进入中国市场,明显违约了,有人让他打官司起诉圣戈班,曹德旺觉得没必要,凡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果然,几天后县里通知曹德旺去开会,曹德旺带着一堆材料准备去“舌战群雄”,因为又提前知道对方要整自己的问题有哪些,所以曹德旺心里底气十足。晚上7店会议正式开始,陈书记先让整风负责人高书记讲一讲关于曹德旺的问题有哪些?果然,和曹德旺之前了解到的信息完全一致,就是那四点。等高书记讲完,轮到曹德旺发言了。 曹德旺在法庭上谈工程质量问题,法官只问他一句话,你是不是拖欠了工程款?曹德旺知道对方找了关系,搞定了法院,所以无论说什么,法官都只问这一句,你是不是拖欠了工程款?结果,曹德旺怒了。一审判决曹德旺败诉,老曹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曹德旺心想,一点?就看今天这种排场,就肯定不止一点吧?老曹来之前其实已经调查过了,这个香港老板花5毛钱从福耀进玻璃边角料,加工之后卖出去至少在3、4块钱。所以曹德旺心生一计,反过来忽悠香港老板买他们的成品。经过一番摆事实,讲道理,香港老板竟然被曹德旺忽悠瘸了,真的决定找他进口成品玻璃。曹德旺转身打了个电话给销售负责人,告诉他香港老板最近会来谈合作,让销售报价1块2,对方要1块你就假装不同意,最后找老曹申请,再以1块钱卖给他。 这个事件当时成了福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有的人说曹德旺肯定要倒大霉了,一个农民企业家敢在那么多大领导面前耍大牌,简直不要命了,这次肯定要判刑,轻则3-5年,重则10-15年。但过了一段时间,新闻媒体又开始报道曹德旺的成功事迹。老百姓一下子又传言,曹德旺有很强的ZZ背景,甚至可以通天。在这个事件背后,我觉得肯定是有人支持老曹的,具体是谁,大家想想也肯定知道的。曹德旺后来也只是写了份保证书,这事儿就算了结了。 后来曹德旺跟媒体讲述了摔奖杯背后的故事。原来在半年前筹备这场龙舟邀请赛的时候,福建省体委主任王某找到曹德旺,让他赞助5万块钱,办一个福耀杯国际龙舟邀请赛。这样也算是福耀在国际上对自己做了个宣传,并且,体委领导答应到时候冠军奖杯由曹德旺来颁发,老曹当场就拍板同意了。没多久,省体委相关找到曹德旺说,省领导意思用企业名字冠名国际赛事不妥,应该改成“中国福建国际龙舟邀请赛”,曹德旺虽然有些不爽,但也同意了。 除了福耀玻璃之外,他还有工业村公司、装修公司、加油站、配件公司、香港贸易公司等等。后来有高人指点他,未来上市公司要想做大,就必须只专注一个领域。1994年的福耀当时也面临资金问题,因为当时海南房地产危机,牵连了整个中国房地产业,福耀的大量资金都困在工业村项目里,到处和人打官司。而当时的汽车玻璃公司已经不止福耀一家,曹德旺深深地感觉到危机四伏。 果不其然,在咖啡厅香港老板直切主题,说福耀的玻璃边角料质量不稳定,送货也不及时,对自己生意很有影响。曹德旺笑了笑,这不当初说好的么,我们不保证质量,因为这是边角料。香港老板笑着说,这些边角料对你们来说就是垃圾,现在卖我5毛钱一片,这种无本万利的生意,也只有我愿意跟您做。曹德旺反问,您拿回去之后,赚不赚钱?香港商人尴尬的笑了笑,当然能赚一点。 1996年,一位台湾商人送了曹德旺一本书《Focus聚焦》,其中一段话引起了曹德旺的注意,书中说太阳距离地球149597892千米,距离遥远,辐射面太大太散,所以伤害不到我们。但是如果用一面放大镜,就可以把阳光聚焦在一个点,无论是什么都会被融化掉。 高山玻璃厂一半是老曹的股份,一半是镇政府,老曹决定把自己50%的股份赠送给镇政府,再额外补偿50万作为退出条件。高山镇政府本身也是福耀新厂的股东,钱也拿到了,也没人能管理高山玻璃厂,因此老厂就关停了。一年之后,曹德旺去找芬兰泰姆格拉斯谈购买HTBS设备事宜,最终以108万美元买下了这台设备,买回来之后,半年内就回本了。这果然是台印钞机,而且是超级印钞机。 曹德旺觉得还是换个咖啡厅聊聊吧,于是俩人转到咖啡厅。在路上,曹德旺心想,这香港老板出手这么阔绰,不会只为了他那点边角料的生意吧? 全场一片哗然,这时候曹德旺拿起台上的话筒,冲着台下怒吼道:“王某,你这个骗子。”曹德旺拿着话筒在台上一顿臭骂,现场的工作人员赶紧拉着老曹往外走,吃瓜群众全都是一脸懵逼。 老曹同意,但是合同签订时候,他要求必须留40%工程款,等验收合格后再结算。翁董自己就是公司领导,还怕自己外甥拿不到这钱?当然也就同意了。 结果,高书记看福清这里搞不定曹德旺,就又告到了福州市,福州市领导看完资料只问了一句:“曹德旺是不是DY?”回答:“不是。”福州市也就没有下文了。高书记看市里也搞不倒曹德旺,接着又告到省里。这时候就有意思了,告状信当时是寄给福建省农委,而曹德旺的亲哥哥曹德淦正巧是福建省农委主任,每一封信都得过他哥哥的手。 工厂建好了,开始招聘工人。这时候县委、县ZF、县人大、县政协,县里各科局打招呼的条子像雪花一样涌入曹德旺办公室,曹德旺心想这么招工方式,那不就等于复刻一个高山玻璃厂了吗?想清楚之后,他决定找关系的一个都不招。但打招呼的太多,得有人撑腰。 有一次要从美国科纳公司采购设备,黄照满说这公司老板是他在台湾时候的老铁,市场价6、7千万美金一台,他出面只要350万美金一台。这时候,旁边的一位福耀的副总默不作声,等单独和老曹在一起的时候,他告诉老曹,有一次他无意间看到一份美国发来的传真,就是这个科纳公司的报价,每台315万美金,黄照满多报了35万。曹德旺说,这事儿你知我知,不要对外讲。 本以为一波又一波的不顺心事都过去了,总可以安心生产了吧。这时曹德旺又得到消息,高书记善罢甘休,又将举报信递给了中央纪委。这下闹大了,北京直接派人下来调查,结果还是没查出曹德旺的问题。 整风事件一直持续到1987年,平息之后曹德旺又遇到了难题。这一年来,合伙人天天都提心吊胆,因为曹德旺一旦进去了,玻璃厂肯定完蛋。而这次曹德旺虽然幸免于难,但很明显得罪了不少人,因此玻璃厂合伙人纷纷要求撤资退股,但现在要回购他们的股份,曹德旺拿不出这么多钱,没办法,老曹又四处奔走,到处借钱,最终将其他个人股东的股份悉数收回。这时候,曹德旺个人就持有了高山玻璃厂50%的股份。 曹德旺不卑不亢,先是感谢领导组织了这个会议,然后感谢镇ZF和县委多年来对企业的帮助。场面话说完了,下面直奔主题。曹德旺把准备好的材料一一分给在场领导,然后就四个问题做了解释。 前面我们说过曹德旺和石竹山的故事,现在福耀玻璃厂就建在石竹山脚下,曹德旺难免又想去山上求个签,这次他山上求签,不敢在找年轻师傅了,直奔老师傅。老师傅看了一眼老曹的签,上面写道:一生勤奋又好学,练就十八般武艺,今日潮来忙解揽,东西南北任君行。 有了钱之后,很多人就找来让曹德旺投资做点别的事。有让他投资房地产的,有让他投资互联网的。老曹当年也想跨界做点投资,但回头看看自己手头的项目,自己都吓了一跳。 第二天一早,曹德旺天还没亮就出门,直奔福清县ZF找县委书记要说法。后来发生的事,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这里需要大家自己琢磨。大家想想,一个普通老百姓,无非是做生意赚了点钱,凭什么实力可以冲进县ZF大楼围堵县委书记? 可能大家跟我一样,读国外名著都记不住人名,国外的汽车圈大咖的奋斗史,离咱们太远,听起来也没什么感觉。但是曹德旺这样的人物在国内几乎家喻户晓,正好最近又赶上在美国开工厂这么个新闻。所以,大家更想了解了解这个人。 结果到了国外,接待他们的香港人很是震惊,因为吃完饭竟然曹德旺主动去结账。第二天,老曹又带大家去吃芬兰著名的烤猪脊肉。上午酒店有自助餐,中午在工厂培训有工作餐,所以一天90美金的补助完全够用。 所以,大家想想1991年就被作为上市试点的福耀,在当时是什么个概念。当时曹德旺也不懂上市的流程,原始股发行了1600万股,发了2400万元,平均一股卖1.5元。那时候也没有打新股的概念,反正内部人士口口相传,省市县的领导和家属,媒体人,机关单位和大学教授等等都跑来抢购一空。 结果后来,体委主任又去找了一个印尼华侨赞助了60万港币,这样一来,就把曹德旺排到了颁发纪念奖的位置。老曹一下子就怒了,士可杀不可辱,老曹认为既然签订了合同,别说赞助5万,就算是赞助5分钱,也应该按合同约定的来。老曹的意思,要么让我颁冠军奖杯,要么就退钱加登报道歉。省体委主任是个厅级干部,人家根本没当一回事。老曹憋着一股气,就在颁奖现场发生了摔奖杯的事件。 83年-85年,这三年多,开产品鉴定会,举办剪彩庆典,接待外聘的技术人员,钱都花在这里。但我拿着这些请客送礼的发票,会记却不给我报销,说账面上不能体现请客送礼,还给我支招,让我用工程队的建筑发票来报销。但是我曹德旺也留了个心眼,这些请客吃饭的发票我还保留着,大家请看。 其实,这个老板是生产景观地灯的,这种地灯对玻璃的精度要求不高,用福耀的边角料可以大幅降低成本。年底,香港老板邀请曹德旺来香港玩,曹德旺应邀前往。结果一落地,香港老板就用豪车接到曹德旺直奔豪华酒店,中午吃鱼翅,燕窝,晚上又是吃燕窝,鱼翅。酒足饭饱,香港老板拉着曹德旺就直奔KTV,一排长腿MM站墙角任曹德旺挑选,曹德旺吓得往厕所跑,香港老板追出来问怎么回事。 等到要和美国公司签合同的时候,曹德旺问黄照满,中国外贸规定必须有技术合同,你能否担保?黄照满说,这个必须的。曹德旺说,那就用你持有的福耀公司股份担保,怎么样?黄照满被利益冲昏了头脑,说可以啊。曹德旺二线%的订金打给了科纳公司,合同价格350万一台。结果过了半年,黄照满火急火燎的跑来说,科纳公司破产了。 在朋友的指点下,老曹和公社合作开办了水表玻璃厂,但是很快老曹发现自己被排挤在管理层外,只能当个采购员。但是因祸得福,老曹当采购员的那几年,跟福州各路采购大神称兄道弟,需要什么指标,只要他愿意,分分钟搞定。 结果,闽侯老板因为吃了上次的亏,也了解了曹德旺的为人和实力。这次格外卖力,加班加点,实实在在的把工程提前完工了。但是翁县长的侄子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偷工减料,不按流程施工,工期还延误了很久。曹德旺冷眼旁观,一言不发,等到工程结束,翁县长外甥来要钱的时候。曹德旺说,那咱们先验收一下吧。 这时候,老曹留了个心眼,跟镇长说,他是您推荐来的,但我对他不熟悉,第一次合作,我担心工程进度后期会有影响。您可以为他担保吗?如果后期工程进度受影响,我要您赔偿,甚至要把您的股份都吃掉哦。镇长胸脯拍的响响的说,没问题,大家都是兄弟,我来担保。于是在合同上签了字。 老曹双手一摊,当时你做的担保,这事儿黄了,你就得出让福耀所有股份。黄照满急了,就去找科纳公司,科纳公司的人也坏,说只跟曹德旺谈。黄照满肯定不同意,因为俩人一见面,吃差价的事就暴露了。于是黄照满跟曹德旺说,到时候见面我必须在场,曹德旺同意。 老曹话锋一转,问闽侯老板,现在工程结束了,后面你还有什么套路吗?闽侯老板说,哪儿还有套路?土方都是按实际面积来的,你们也查过了。老曹哈哈大笑,这一点他当然知道。这个闽侯老板其实活儿做的挺好,只是在这个环境中,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曹德旺经过这一次危机,总结出几个经验。一是严格按照ZF政策,法律法规办事;二是与官员保持合理距离,绝不涉及财物往来;三是盈利分红除了用于家庭开支外,其他都捐赠社会。关于这三条总结,曹德旺也的确做到了,因为后来网友给他一个外号叫“三百亿”,因为曹德旺在A股和H股分红派息累计140多亿;捐赠了110多亿;先后给国家交税130多亿。 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厂虽然赚钱,但是发展速度不快,老曹思来想去觉得是缺人才。那时候的私企根本招不到大学生,因为大学生都挤破脑袋想进国企,当年都是以进国企为荣,虽然工资没有私企高,但这是“铁饭碗”一辈子都有依靠,私企虽然收入高,但说不定哪天私人老板就卷铺盖走人了,自己岂不是成了待业青年。 老曹开玩笑道,你要100万美金卖我,我马上给你打钱。对方说,太低了太低了。其实,老曹前不久刚从用他们手上花200万美金买了一个烘弯夹层炉,现在手头也没那么多资金。 不过这次合作让曹德旺学习了西方的管理体制,也让他明白了所谓世界500强的高管也不过如此,自己的水平不一定比他们差。圣戈班退出后,当年福耀玻璃就扭亏为盈,净赚8000多万。 这里有一个小故事,值得大家细细品味。1997年的时候,印尼ASAHI的日本公司总经理来找曹德旺,希望福耀从他们公司采购浮法玻璃。这一年,东南亚爆发金融危机,印尼的企业几近崩盘。曹德旺自然知道此人来访的目的,对方问曹德旺能否每月从他们公司采购3000吨浮法玻璃?曹德旺说,我们小公司用量不大,但我还是可以从你这里采购4000吨,这几乎占我们用量的90%了。日本人当时扑通一声就给跪下了。 然后,摆事实讲道理说了一番在高山镇的种种局限性。外墙工程分包商智中邦际向港交所递外 客户过于,与会领导频频点头,就觉得老曹所言极是,其中以为领导问:“过来建厂需要多少钱啊?”老曹答:“500多万吧。”领导问:“这钱谁出啊?”老曹答:“我出,如果不够还可以合资,想跟我合资的太多了。”领导问:“技术方面,有问题吗?老曹答:“没问题,上海耀华玻璃厂会鼎力支持。”领导说,我问完了,安排去上海调研吧。 曹德旺让一建必须拆除或者修补,并且修补后退出此工程。对方同意退出,但不同意修补。因为尾款才3、4百万,修补需要7百多万,工程队二话不说就撤了。曹德旺还没反应过来,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省一建告福耀拖欠几百万工程款。 如果在座的各位不信,可以直接发函给南平市ZF查证。这么简单的事,竟然查也不查,就往我曹德旺头上扣贪污的帽子。曹德旺这时候越说越上火,猛然站起身,啪的一拍桌子,然后竖起中指,怒吼道:“TMD,你们这些人都是公报私仇,你们当中有的人子女被我开除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说完了,怎么处理悉听尊便。”说完之后,老曹一甩手,走出了会议室,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许。 这个时候,福耀的高层问曹德旺,当时你怎么不压他价格?当时印尼的玻璃不好卖,当地气候湿度大,又不易保存,他们着急出手,这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的事。曹德旺说,从产业链上讲,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是生意,我肯定要压他价格;如果是情义,我就不应该讨价还价。 在当年筹建福耀玻璃厂的时候,曹德旺认识了一位新加坡做金融的朋友,有一次他问曹德旺有没有考虑让福耀上市?曹德旺说我不缺钱,上市干嘛?新加坡的金融大佬就跟曹德旺讲解上市后的种种好处,当时福建省正好在找上市的试点企业,就这么一撮合,福耀从1991年开始筹备上市工作。老股民一定知道股票市场有“老八股”的说法,也就是1990年12月19日开盘,基点100点,当时上市交易的只有八只股票。 1987年春节,福清的陈书记竟然带队来看望曹德旺,大家还记得这个人吗?当年曹德旺在县政府围堵的就是他,后来帮曹德旺说话的还是他,这次他来了,来干嘛呢?其实就是传达一个信号,想让曹德旺把事业做大,如果要想做大,高山镇肯定不合适。曹德旺一听就明白了,当即表态,我早就觉得不合适了,我觉得宏路镇更合适。 又一幕大戏即将开演,曹德旺是如何应对美国同行的打击呢?咱们周六接着聊。下次更新是10月6日,还在假期当中,也希望这两篇文章能够陪伴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国庆假期,希望大家好好休息,多陪陪家人,为节后努力奋斗做好充分的准备。 中国福耀的崛起引起了法国圣戈班的注意,圣戈班我曾经在节目里提到过,1665年就开始造玻璃的骨灰级企业,全球有17万员工,福耀跟他比简直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圣戈班决定入股福耀玻璃,持股42%,同时还买了万达汽车玻璃51%的股权,成为了控股股东。 在日常生活中,你会发现小山村里住在几十户人家,这里有个杂货店,里面货品一应俱全,什么都有。但是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几乎都是大品牌的专卖店。曹德旺觉得一个人的时间、精力、经验、资金都有限,还是要聚焦做一件事。清醒之后,他就决定选择制造汽车玻璃作为自己的主业,并为之奋斗终身。 按照曹德旺自己的描述,当时他哥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被检举的人就是自己亲弟弟,而是直接把检举信上交给了相关领导。后来相关领导到福清做了调查,才知道他俩亲兄弟的关系。既然都是一家人,那还查什么查呢? 大家想想当时的画面,当着县委书记的面,直接爆粗口竖中指,这是谁给的他这么大的自信呢?说到底,曹德旺只是个商人啊。更匪夷所思的是,县委书记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之后,竟然笑嘻嘻的说,我工作了20几年,没见过几个干部有曹德旺这种水平,一个人坐那里讲2、3个小时竟然不用打草稿,值得大家的学习啊。 可是项目一开工,麻烦事儿又来了。工地一开工,首先就是土石方的问题。大家都见过工地上的场景,到处都是尘土飞扬,很多挖掘机都在现场挖土填土。这些土石方,要么回填,要么运走。一个建筑工程的利润,大约有20%都能在土石方工程上。这时候,翁董事长发话了,想让自己外甥来承保土石方工程。 1987年年底,曹德旺要带公司技术人员一起去芬兰泰姆格拉斯(TAMGLASS)公司培训,当时公费出国补助每人每天90美元,大多数人都会在出国前准备好很多方便面,然后找有热水的酒店,然后再找当地华人请吃几顿饭,这样省下来的钱就可以买一些进口电器带回家了。 接下来,第三个问题,说我破坏生产,这个我拿不出证据。但是只要有脑子的人想一想就知道,拆旧厂建新厂那么大的动静,十几台机床每台2吨多重,如果没有镇政府帮忙,我一个曹德旺能有这么大能量吗?第四个问题就更离谱了,我曹德旺和南平市ZF是什么样的关系,你们恐怕不了解,但是我告诉在座的各位,当年我跟南平市政府借3万,对方问我怎么才借这么一点?要不要后面加个零,我说不需要那么多,我只缺3万。 300多人中,100多人都是找关系的,其中准考证的1-10号还提前被翁县长拿走了,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结果,曹德旺把所有找关系的人全部拒之门外,一个不收。翁县长在会议室大发雷霆,这次算是曹德旺和翁县长彻底撕破了脸,两个人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最后在陈书记的协调下,终于免去了翁县长福耀玻璃董事长的职位。 曹德旺接下来的话,让闽侯老板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老曹说,这次结账呢,我按2块8付给你。我是老板,你是干活的,我不喜欢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闽侯老板瞪大了眼睛问,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曹德旺说,我这人吐个唾沫就是钉子。闽侯人又是作揖又是鞠躬,千恩万谢就差跪下了。 1993年6月10日,福耀玻璃正式上市,股票代码600660,开盘价44.44元,手上持有原始股的股东们高兴坏了。这时候曹德旺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成了亿万富翁。因为他个人持有福耀17.5%的股票,上市成功后公司又奖励了他85万股,再加上之前他被迫收购的400万股。曹德旺回家一算,好家伙,如果把自己手头的股票全部变卖,就是2亿多的现金啊。 曹德旺说,事到如今我给你指条明路,你自己把福耀持有的高分子51%股份买回去,这公司就是你个人的了,你爱怎么玩都是你的事。权衡利弊之后,黄照满用300多万美金买回来51%福耀持有的高分子公司的股份。让人没想到的是,黄照满最后又用这些设备从福清某银行贷了2000多万的款,然后就消失了。 大年初八,福清县ZF就通知曹德旺去开会,可以看得出对老曹建厂这件事是多么重视。老曹在会上先是展示了一下这几年来的利润有多么惊人,然后又提出现在只做钢化玻璃就这么赚钱了,后面准备再生产更高级的夹层玻璃,更是赚钱。 没曾想,这份情义印尼ASAHI公司线年危机过去之后,印尼的浮法玻璃供不应求,价格一路猛涨,但是每月4000吨给福耀的玻璃价格却从未涨过一分钱。直到一年之后,对方才通知涨价,还连连道歉,表示不好意思。 我推测真实情况是, 农委领导看到曹德淦亲手交上来举报信,就已经知道这事儿不简单,因为那么多举报信,也没看曹德淦次次都亲手送来,打开信一看被检举人叫曹德旺,心里已经知道他俩是亲兄弟了,但看破不说破,之后通过回乡了解之后,通过村民的口证实他俩是亲兄弟,他才假装恍然大悟。然后,再回单位一阵猛夸,送曹德淦一顶清正廉明的帽子。这种顺水人情曹德淦一定不会忘记,等有一天发达了,必当涌泉相报。 结果,曹德旺亲自找福州一中的语文老师帮他一起出卷子,然后密封好,自己带走。还给报名的人印了准考证,考试的时候亲自监考。但即使这样,很多人还是不信这次考试的公平性。有关系的人写了个名字就交卷了,没关系的人觉得自己考了也是落选,中途就放弃了。 我看完这段描述,觉得也挺有意思。曹德旺,曹德淦,两个人名字就差一个字,又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长的还有7、8分相似。如果说农委的领导还需要去实地调研,才能知道他俩是亲兄弟,我是不信的。 大家还记得上海耀华玻璃厂的石头厂长吗?当年曹德旺要做汽车玻璃,就是受他的点拨。这次带福清县的领导去考察,石头厂长肯定帮着曹德旺一阵忽悠,最后上海耀华以技术入股,直接成为了股东。宏路镇领导回来之后,就给了曹德旺80多亩地,镇政府用土地入股,并派副县长翁国梁兼做玻璃厂董事长,那时候Z企不分家,属于正常现象。曹德旺一看万事俱备,东风也有,那就撸起袖子开始干吧。 你看看,跟我们卖车的套路一模一样。曹德旺回到公司就召集销售开会,规定今后接待客户的标准不能太高,标准过高,会让人认为自己赚了他很多钱。后来香港老板听说此事,肠子都悔青了。

本站文章于2019-10-18 11:58,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福耀玻璃曹德旺(中)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
秒速彩在线试玩 pk10012路玩法 幸运28官方网址 北京28平台 免费赠送彩金的网站 快乐赛车计划 彩运彩票 澳门百老汇平台 凤凰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官网